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伪装者】【台风AU】如梦之梦(上)

盗梦AU。阅读前后观看这个FANVID风味更佳,它可以算是本篇前传,甚至也算剧透了下篇的内容

上篇处处是埋伏,下篇再揭晓,希望没有逻辑死太多……BGM 


明台成功溜进圣詹姆斯酒店时,正是年三十的深夜。

大年夜,又下了雪,巴黎街头并没有什么过年气氛。不过,这座城堡式酒店里倒是住了很多出来旅游的中国旅客,情侣尤多。酒店也适时地改换装饰,在雕花楼梯两侧都缠上了红绸,装扮得喜气洋洋。

如果曼丽也在这儿的话,直接扮作一对新婚小夫妻,比绕到后门偷这身侍者衣服要容易许多。

明台已经在几天前乔装来过,纯为探听虚实。他三言两语便引开了前台法国女郎的注意,瞥见了记录住客信息的电脑屏幕。

王成栋,1102。

能大大咧咧把真实姓名登记上去的任务目标,大概也不会很难搞。

明台这样想着,举着一瓶香槟,礼貌地叩了叩1102号房间的房门。“您好,客房服务。”他用法语讲了一遍,又用英文讲了一次。

“直接进来吧。”

或许是他低估了他要刺杀的这个目标的能力,幸好他早有准备。明台从兜里掏出从前台柜台里摸来的房卡开了门,左手仍然稳稳举着托盘,右手旋开门把,随后迅速贴到放在自己腰间的枪套上。


他的目标穿着一身他觉得十分眼熟的灰色条纹西装,背对他站在落地窗前,一派全不设防的模样。明台反而警惕,一面说着“先生,那我把香槟给您放下了”,一边从枪套中迅速拔枪出来。不料枪口才刚对上那人,明台便实打实地怔住。

眼前这位王成栋先生,他的最后一个任务,正是他失去音讯三年之久的老师。


王天风面向他,手握着一只红酒杯。

他并没看向昔日的得意门生,而只是眉眼低垂,望向殷红的酒液。

“动手。”王天风道,“你抓住我了,我手无寸铁。动手啊。”

明台头脑晕眩,难以思考。“老师,您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替76号出差。”王天风甚至笑了笑,“我以为你知道了。”

“您在为76号做事?”明台唯有握紧手中那支枪,“为什么——?”

“明台,不要幼稚了。”王天风向他迈近一步,“我只是做了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

“老师,”明台说,“您曾教我,虽然这一行本质上是不道德、无约束的,可是心里要有杆秤。”明台手上抖得愈发厉害,“您就是这么衡量两边的利弊吗?”

他的老师直接抬手捉住那只枪管,抵上了自己额头:“开枪,你又不是没做过。”

后一句声音压得很低,反而叫明台觉得蹊跷。他费力地眨着眼,往前走了几步,王天风便被枪口抵到落地窗边,后背抵着玻璃。窗外一片辉煌的巴黎夜色。

“我以为你不会做这样低级的刺杀任务。”王天风低声说。他低头的样子看上去很柔和,简直不像他。而没有人比明台更了解他老师是多么擅长伪装。“他们抓住你什么把柄了吗?”

“我大姐。”明台咬着牙说,“我杀了您,他们就放了她。”

直到这种时刻,明台还在用“您”。王天风摇头叹息。“那你还等什么呢?”他摆出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我教过你,时间不等人……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

老师态度反常。明台手指扣在扳机上,近距离地盯着他看。他还从来没有幸得到这么近的距离,眼下却是在这种境况,真是讽刺。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听声音是冲着他们这个房间。

王天风说:“看来,他们不放心你。”

明台移开了枪口,又同时捉住对方的手腕。“我们下去。”他语气坚定,“他们离进门还有三分钟,我们下去有一个小时。”

“下去能够解决什么问题?”王天风像是被他逗笑了。

“下边没有这些人。”明台说,“而我有很多事情想搞清楚。”


他们正身处一间小木屋。房屋不大,布置得十分温馨。壁炉里烧着熊熊炉火,地毯是温暖柔软的,深红的窗帘低垂及地,桌上放着酒,杯子里盛好了冰块。窗口的陶瓷花瓶里甚至插了一束玫瑰。

王天风走到窗口,掀开窗帘往外一看,触目所及尽是一片茫茫雪原,和远处无边无际的松树林。

“如果您想说我没有创造力的话,那您尽管开口好了。”明台替他先把揶揄的话说了,又走过去为他倒酒。


这场景的确是他们二人所熟悉的。五年前,当明台误打误撞地被他拽进梦境世界,又误打误撞地成为他的学生后,创造的第一个梦境,就跟眼下这个一模一样。

当时王天风说:“你造得这么真实,很容易混淆现实和梦境的界限。”

明台十分俏皮地回答他:“首先,老师您看看外边,没人会在这种地方盖小木屋。其次,老师教我辛苦了,我邀请老师到梦里度个假。还有……”

“还有什么?”

“我该有个图腾了。”学生像在和他撒娇,倒了酒递到他手边。“我看于曼丽郭骑云他们都有。”

王天风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才跟我一个礼拜。”话虽这么说,他却把自己戴着的一块很旧的手表摘下来,递给学生。“送给你。”

明家小少爷说:“我可不用别人用过的——”拿到手里,见那表指针停摆,才惊讶地抬头望着他,“这是您的图腾。”

王天风故意道:“谁叫我有个浑学生,才教没几天就管我要这要那。”

明台先是把那表扣到手腕上,又紧着问:“那您用什么?”

“那可得劳烦你开动脑筋。”王天风说,“至少,要比这屋子有创意些。”


后来明台送了王天风一套西装,并说,到了梦里就知道它有什么不同了。

王天风真正穿着那衣服入梦的那次,是在第一次带明台出任务的时候。目标受过训练,潜意识防御者非常厉害,让一贯擅长格斗的明台都落了下风受了伤。王天风带他到临近仓库里包扎伤口时,去兜里抽那条手绢。血液很快染红了布料,王天风预备把外套脱下来当绷带时,明台说:“老师,您再看看。”

王天风疑惑,仍然依言去兜里拿,竟然又抽出一条。他微微抬眼看着学生,学生正对着他笑得很得意。

“看,多实用。”

“不错,有创意。”王天风难得夸他,从兜里抽出第三条手绢来,“我还以为是少一颗扣子之类的。”

“您像变戏法的。”明台动了动,身后冰冷的墙面硌得他难受,“您头一次带我进到梦里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地平线能横移,楼房能弯曲,要刮风就刮风,要下雨就下雨,您简直是神仙啦。”

“受了伤还这么话多。”王天风包扎完毕,坐到他身边去,让学生靠在自己怀里。

“在梦里死了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提前回到现实而已。”

“这一次是的,因为这个任务没有计划更多层梦境,所以麻醉剂用的是药效比较短的。如果任务复杂,可能需要多层梦境,那就需要长效的麻醉剂,那样的话,死在梦里,就会坠入意识边缘。”

“意识边缘是什么?那里有什么?”

“那里什么也没有。”王天风说,“只有一些幻境,一些意识碎片。而你会在那里迷失。”

“老师去过意识边缘吗?”

“我没有。你大哥去过,这问题你该问他。”


那天对于明台来说是极富冲击力的一天。还有什么比知道自己的老师和大哥曾经是搭档更毁天灭地的事呢?更别提当初王天风拐他来,也是因为觉得明楼的弟弟,想必资质也差不到哪去。

明台心里那点莫名情愫的小火苗,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吹灭。

可是扭过头看到王天风睡眼惺忪地拔下针头,眼角微红,从梦境中“度假”归来的时候,他那小火苗又熊熊燃烧了。

他殷切地凑过去问:“老师您喜欢喝什么酒?下次我在小木屋里摆上。”

当时王天风回答他:“我不像你们有钱人家那么讲究。我更喜欢伏特加,喝起来暖和。”


于是,现下,王天风便在明台递过来的酒杯里,尝到了伏特加近乎燃烧的味道。

他指着那酒瓶说:“这是蝎子伏特加。”

明台说:“毒蝎这个名号,还是您给的。”

王天风侧头看他:“你拉我下来,就为了讲这些废话吗?”

明台于是直入主题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您为什么加入76号?为什么‘飓风’要逼我杀了您,甚至拿我大姐做筹码?”

“先回答你后一个问题。”王天风晃动着酒杯,“因为你是我的学生,他们认为我会没有防备。”

“您不是没有防备,”明台说,“您是有心要我杀了您。”

“进步了。”王天风低声道,反而笑了起来。“你仔细想想……我为什么在76号?”

明台走近他,眼睛映着炉火,看上去很明亮。“因为您……在76号卧底?”

王天风不动。“是你听说了什么,还是你又在凭你的直觉了。”

“您不可能真心为76号卖命。”明台不满于他的回答,站起身,焦躁地在室内踱步,犹如困兽,又猛然回过头来。“76号……他们害死了曼丽,害死了骑云,而您……您可是我们的老师啊。”

“明台。”王天风说,“你必须杀了我。”

他的学生瞪着他。

“我在76号的卧底已经暴露了。你以为派给你任务的是‘飓风’吗,他们是76号的人。”王天风也站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这是一个招募计划,招募对象就是你。”

明台倒退两步,撞到了桌角。“招募对象,就是……我?”

“你是我们打入76号内部最大的希望。”王天风紧跟上,拿起放在桌上的枪,递给明台。“而我,就是那张投名状。”

明台摇头,不去接他手里的枪。“不。”他说,“我……我做不了。”


门外传来响动,紧接着他们感到房间地板晃动了一下。

“怎么可能?”明台震惊道,“他们跟下来了?”

王天风说:“他们想亲眼看着你对我动手。”

明台情急,握住他持枪的手,“老师,我们再下一层——”

王天风甩开他。“明台!”他提高声音,那声音如洪钟一般在他脑海里回荡,“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逃得太远,终有一天,你要回去现实,你要面对那个巴黎酒店的房间,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那个叫你刺杀王成栋的任务——”


那些人已经在砸门了。

远山上传来轰隆隆的声响,是雪崩的信号。

王天风说:“梦境在崩塌。”

“老师——”明台几乎要哭了。

“第一次,跟我进入梦境时,你说你准备好了。事实是,你根本就没准备好。”王天风厉声道,“你总以为一切是可控的,可是梦境和现实,都有很多东西是无法控制的。明台,只有你,能替代毒蜂,继续在76号潜伏下去。”


明台握住那把枪的同时,76号的人闯进门来。

见到那些人,王天风似乎比他还要紧张,一个箭步挡在他身前。明台越过他的肩膀,对那些人开枪,人却越来越多地从门口涌入——76号到底派了多少人出来?

而这些人甚至不是最主要的问题。透过敞开的大门,明台看到狂风席卷着小山一般的雪向小木屋压下来,他们会葬身于此——这会让他们回到现实吗?

明台不知道。


他所知的一切就是,在雪抵达他的门扉前,一颗子弹射进了王天风的心脏。

王天风的倒下让那些人更加强烈地攻击起他。明台肩膀中了一枪,也杀红了眼。有那么一刻,他几乎忘记王天风已经回到现实中,回到了那间酒店,而满心满腹想着给老师报仇。可是回到酒店又有什么意义呢?在他在这里浴血奋战的时候,说不定,说不定老师已经作为暴露的卧底被处决了——

想到此处,明台也不再恋战,直接把枪塞到口中,扣下了扳机。


他不知道的是,他并没能回到现实。


下篇


评论(16)
热度(124)
  1. 兵长一米六阡陌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