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伪装者】【台风】妄为

就只是肉。四合院系列。有点精神天台。一个格外有癖好的小明,一个格外坦荡的老师。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话讲三遍。


对方嘴唇压下来的时候,他早知这是蓄谋已久。


实际上,自从毒蛇发电报告诉他明台将到北平,他就知道会有这样一个晚上了。不过,这个晚上真正地到来,还是比他想得要晚了些。

初到北平的半个月,明台做了两件事。一是送走了程锦云,并发电报回沪取消婚约——做得果断坚决,丝毫没有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二是和这边的组织接过头见过面,工作上的事,王天风倒也不关心他究竟是站哪边了——经历过一年前那样的生离死别,阵营立场之类顿时轻飘飘地不值一提了。


半个月之内,他和明台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也就只有吃饭时聚在一起。王天风不愿请佣人,明台于是只是雇了个人给做做饭,不过夜。饭桌上,明台只问过他几次这半年来过得如何,说来说去不过是那些繁琐细节。褪下那身军装后,长衫打扮的王天风轮廓仿佛都变得柔软,连着声线也软下来,在饭菜的热气中谈论的旧事也只像是可有可无的佐料了——实际上,王天风几次讲话中停顿,都发现明台并没察觉,而仍然是出神地、以一种灵魂出窍的眼光望着他。这说明他并非在听,也不是真的想听他说什么。

王天风当然不会怕自己的学生。明楼打电报给他时说自家小弟近来“有点疯”,他也只是略一沉吟,就知道对策。如果连自己学生都管不好、不会管,他这还当什么老师呢。

眼下,虽然压在他身上的学生显得稍有点失控,不过也还是在能控制范围内。


王天风偏过头,他学生的嘴唇就压去了脖颈上。室内烧火,床褥温暖,他只穿了薄薄一层单衣,明台却穿得有些多,正略欠起身解着自己衣服扣子,手指头却发了抖,不知是汗还是心急的,一个劲儿在纽扣上打滑。看他那样子几乎就要把扣子拽掉了。王天风便往上挪了挪,抬起手来帮他解,眼光淡淡地只落在那枚扣子上,似乎毫无暗示地说:“别急。”


后文戳


尾声

王天风并没预料到他跟那个不要脸的学生就这样在床上消磨了大半天。

其中的某次弄得十分缠绵温柔,临近末尾,明台却突然贴过来,两人距离近得他能看到学生清亮眼睛里自己那鬓发散乱、沉浸情/欲的倒影。明台胆大妄为而不知进退地问他:“老师,您喜欢我吗?”

声音低沉,眼神热烈。

王天风笑了笑,答道:“你是我最心爱的——”

学生二字尚未出口,明台已然贴上他嘴唇,堵住那个词。

随后志得意满地望着他笑起来。


关于小明的癖好,书中有暗示的【x

“明台心里突然一阵乱糟糟的,很不舒服。他不想看到王天风一副沮丧面孔,他怎么不骂自己呢?明台想。难道自己已经不屑被骂了?于是,心底升起一股气来,依旧没有好脸色给人看。” 

【小少爷:老师你怎么不打我了,老师你怎么不骂我了?】

【老王:你是不是傻,是不是有病……】

评论(42)
热度(404)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