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伪装者】【台风】光天化日

微妙的性格偏差。肉渣。四合院日常。是听着这个BGM写的。


王天风输了。

他将棋子往象棋盘上一丢。“你说吧,想要什么?”

葡萄架上的藤蔓阴影落在明台脸上,显得他神情刹那之间有些不可捉摸。“我想……”他吞吞吐吐,耳朵尖泛起红来。“真的什么都可以么?”

“什么都可以。”王天风答应道,他新近刮了胡子,又冒出些许青色胡茬来,在秋天暖意融融的阳光下,整张面孔仍然显得年轻非常。“愿赌服输。”

他的学生凑过来,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又跳开去老远,仿佛唯恐他打他。

王天风看他还是这样怕挨打,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就这?”

“老师……您真不打我?”

王天风笑起来时,整张脸的线条都柔和起来。“怎么,你还盼着我打你不成。”

“那您是同意了?”

“嗯。”王天风应道,看自己学生七上八下眼神闪烁,仿佛怀里揣了只兔子的模样,拍了拍他手。“那就现在。”


虽然明台惯常不怎么要脸,但眼下这情形还是太超过了。

眼下是下午约莫三四点光景,日头虽不算最盛,也是明晃晃的白天了。窗是雕花木窗,散进来的日光带着尘埃颗粒,仿佛有形实质。床头的香炉里烧着安神香,他亲自去置办的,为着老师这几日失眠的毛病。他此刻正坐在床沿,脚下铺着一块绣了吉祥如意图纹的地毯——

他老师就正跪在那上面,一手按着他大腿根,一手放在他身侧,拿舌头从下往上舔他腿间高高挺起的欲/望。

光看着这景象他就快不行了,更别提他老师这方面的技巧了,在这方面,王天风仿佛也能当他老师了。

明台呻/吟一声,小幅度地挺动身体,撑在身后的手向前,放在身前人后脑,克制自己不敢施力,只是虚虚放着。王天风却变本加厉,一再往里深吞,吮/吸啧啧有声,仿佛那是什么糖果似的。含了一阵,仿佛是脸颊发酸了,他让他退出来了,前端抵在嘴唇上研磨着,留下暧昧的水痕,舌头灵活,一味地往沟回里面钻,让他差点控制不住泄出来。跪在他腿间的人却仿佛没察觉到这些似的,缓过来了又整个含入,双颊凹陷,眼睫却扬一扬直视着他,仿佛某种暗示。

明台得到某种鼓励,拉他起来,亲吻他湿润的嘴唇,又去吻他泛红的眼角,那块儿因为近来睡得不好又稍微泛青。他伸手去解灰色的盘扣,王天风穿了件颇为麻烦的长衫,解扣子就解了一阵。解的时候,自他的角度,正好看见窗棂处阳光洒落,空气之中浮起细小尘埃,提醒他此时是白天光景——大白天,而他却和他的老师在卧房里,即将开始做某种寡廉鲜耻的事,明台自己都快没脸去想。

明台就顿了一顿,低声说道:“老师,这大白天的——”

“大白天——”他的老师因为刚才的举动而声音发哑,先清了清嗓子,复又开口说道,“大白天的怎么啦?”

明台这才记起来,他老师向来比他还出格。


王天风俯身伏在床榻上,下/身抬起,腰腹间形成流畅线条,像力量与优美并存的豹子。

明台合身上去,拿下面磨他腿间,王天风垂下头去,将声音堵在枕头里。一片光裸后背,就这样坦坦荡荡展现在他眼前,任他以手以唇触碰。明台记起王天风自己曾说他是块上佳的璞玉,他此刻倒觉得他老师掩藏在军装、长衫、或是西装下的身体才是块玉,不是完全没有岁月痕迹,而是被时光打磨得自然、润泽。

年轻人忍耐力毕竟有限,他磨了一阵,就捞住他腰腹,往里顶。回应他的是几声沉闷的鼻音,他吻着他颈侧,只这样就仿佛心满意足,不需要再进一步。倒是他老师稍动了动催他了。他便就着这姿势往外退了退,又往里去,由浅入深、由慢及快,由无规则到有规律的冲撞。梨花木床承受不了重量似的,轻微地吱呀响动起来,落在耳内十分煽/情。这声音仿佛令他压着的那人放松些许,也不再刻意压抑声音。每一下撞击,除了听到床响,也能听到一声极轻的“嗯”,仿佛是他每次动作引发的回音,叫他更加情动,挺身向前,咬住对方颈侧那一道疤,像叼住猎物后颈。

王天风绝不是什么猎物。他自己便是捕食者,具有一种危险和不确定性,但这捕食者此刻却心甘情愿地收起利爪,在他的唇舌下蛰伏着,不是一种充满不安成分的等待反击,而是纯属于一种信任,一种懒洋洋的享受。

他加快速度,一心一意在某个地方研磨,直到他老师颈后冒出细密汗珠。这屋子里是太热了。他忍不住就去舔了舔那汗珠,进而鼻尖磨蹭着对方耳根,像在撒娇求欢。到这个地步了,还是不够,还觉不够,弥补不了王天风骗他那半年,不,远在飞机上开始,他就在骗他了。

想到此处,明台有些发狠的意思,直起身来,双手握住身下人的腰,就不管不顾往里冲撞。王天风毕竟年纪上来,这一下终于撑不住,腰软下去,全凭他学生一双手撑着。“你这小混蛋——”纵容他胡作非为到现在的人终于开口出声,“——没完了是吧。”

“老师,”明台道,“开了这个头……可就不算完了。”


香燃尽了。王天风俯卧在床上,鬓角还都是汗,眼睛微微阖上,闭目养神。明台侧身向他,伸手帮他按着腰。窗外正是夕阳西下了,霞光透进室内,染上一层暖意。

“所以您刚才是故意输给我的吗?”明台突然问。

“脑筋这会儿才转过来。”王天风道,声音带着倦意。

“那您早就知道我会提什么要求?”

王天风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没想到我的学生这样规矩,你从前那些剑走偏锋、胆大妄为都跑哪里去了?我以为你不用我提醒。”

明台笑了,话锋一转。“我却知道老师是为什么失眠了。”

王天风抬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脸。“别以为我真不会打你。”

明台笑得更开心,反倒拉住老师的手,亲吻了一下他指尖。“老师,您下次真可以直说,真的。”


这下明台算是求仁得仁,如愿以偿地挨了一巴掌。


对别打我这真的是个十分情趣的王老师

评论(39)
热度(378)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