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伪装者】【台风】青出于蓝

一个恶趣味。前面有点天台。脑洞GIF戳:1 和 2

后续:而胜于蓝


明台有些不记得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上课的了。这次审讯课似乎升级了,除了双手被铐在椅子扶手上,就连双脚也被铐到了椅子腿上。明台是百分之百的动弹不得,室内只开着一盏台灯,直照着他脸,让眼前王天风的身影带了一层光晕。

他的老师在慢条斯理地褪去军装外套,显露出里面那件军装衬衫。他将外套仔仔细细地叠好,放在桌上,又将手表也褪下,放在外套上。这一番动作没来由地叫明台紧张,他开始觉得这一切并非像白天那般简单,只需口衔刀片划到对方脖子就算赢——别说是刀片,他现在就连一块练习用的木片都没有。

王天风收拾停当,站在距他一米远的地方,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没有了平时常穿的军装外套,只穿着一件衬衫,看上去竟有些单薄,只背脊还挺得直直的。外套的褪去也显露出他系着军裤的皮带来。明台还是第一次注意到,他老师腿很细,标准尺码的军裤在他身上都显得松松垮垮,裤脚一股脑地堆叠进了长筒军靴。

紧接着,王天风做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举动。他低下头,解开了皮带扣。皮带扣弹开的金属声响,清晰又不容置疑地回荡在暗室之内。他抽出皮带的瞬间,明台得承认自己脑子有点懵,但下一秒他就清醒了——他老师拿着皮带狠狠地抽在了他身上。

“说,”他的老师将皮带弯折收回在手里,轻点着手心,“谁派你来的?”

仍是白天的问题。明台也就给出了白天的答案。“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王天风面无表情,抬手又抽了他一下。金属皮带扣剐到他脸,留下一道血痕。明台吃痛,龇牙咧嘴。一时间竟然有些委屈:犯得上么?犯得上这样动真格的么?白天练过的戏码,他也顺利通过了,还至于晚上加训么?

这样想着,身上却又挨了一记。明台猛然抬起头,眼睛里已经浮起泪光。他已经很累了,他受够了,他只求能卖个乖说个软话,让他的老师放他回去睡觉。

然而王天风走近了几步,明台又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板,好像一种本能。他从来都不想在他的老师面前示弱认输,不想让他的老师看不起他,仿佛这样就能说服自己,有朝一日,他能和他的老师并肩而行——会有那么一天么?他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个虚无缥缈的愿景。

王天风的手触碰到他下颌,明台眼珠一转,不解地望着他。“疼吗?”王天风低声说,手指轻柔地抵上他的脸颊,“要不要给你上点药?”

“老师……”这突如其来的温情让他有些尴尬了。“不用了。”

“我不是你的老师。”王天风的声音又回复了惯常的冷峻。顿一顿,又带出几分笑意。“脸上挂彩,回去可不好解释了,不是么?”

还未等他表达出自己对于当下情景的疑问,对方便俯下身来,嘴唇距离他脸上伤口极近,说话时吐息都吹到他脸上去了。“让我看看——”

明台感到他的手随着说话,按到了自己大腿上,差点浑身都僵硬了。抬眼望去,只看得见他老师一双眼睛正凝视着自己。在这样近的距离,他都能看得见对方眼神是如何由暴戾转为温柔,看得见对方眼角是如何逐渐泛起红来。

“这是——”明台忽然明白过来。想到白天老师训话时提及要利用自己的身体条件,那么,这大概是所谓的反色/诱课吧。只是他从未想过,别的科目,王天风对他耳提面命、亲身教授,这样的科目,王天风竟然也会亲自来教他。

……亲自在他身上尝试这种计策。


明台定了定神,他现在全然无法反抗,唯一能利用的只有自己一张嘴。“如果是色/诱,你的主意可就打错了。”他尽可能平静道,“你铐着我,任你怎么动作……我不说就是了,我又没什么吃亏的。”

“是吗?”他的老师声音低哑,贴着他耳廓。手从他的大腿上慢慢往大腿内侧移,“那就看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明台深呼吸,被铐着的手腕徒劳地挣动了一下。他硬/了,未经触碰,也无需触碰。那一瞬间他觉得,王天风其实什么都知道,包括他对他那点不可言明的隐秘心思。

仿佛看穿了他心思似的,王天风此刻在他耳畔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

明台抿了一下嘴唇,侧过头。灯光在他老师面颊上落下阴影,唯那双眼睛幽深而明亮,瞳孔微微放大。明台在他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影像,小小的,像一簇跳动的火苗。

“老师……”他分开嘴唇,仿佛离了水的鱼。

“我不是你的老师。”王天风又说了一遍,直起身来。明台紧盯着他的动作,只见他一边踱步移开,一边低头解开袖扣,缓慢地把袖子挽上去。明台不想承认自己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感到兴奋。他的军裤似乎剪裁得过于合身了。

王天风拖过一把椅子来,和他面对面地坐下。他翘起一条腿,军靴轻而易举地点在明台所坐的椅子上。由于明台脚腕也被铐住,此刻是双腿大开的姿势。那鞋尖便恰好抵在他那个重点部位,隔着裤子似有若无地磨蹭着他。

坐在阴影里的人不动声色,然而目光灼灼地凝视他。明台知道自己脸上每一丝夹杂着痛楚的欢愉表情都尽收他眼底。“告诉我,”王天风声音轻柔,仿佛诱人进入甜美的陷阱,“你为谁卖命?上线是谁?”

他仰起头闭上眼,不愿接触对面人富有暗示意味的眼光,同时感到喉咙干渴、嘴唇干裂。先前身上被皮带抽的瘀伤泛起一阵迟来的钝痛,混合着鞋尖挑/逗带来的感受,竟然也多出几分甜美来。在这缓慢的、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浪潮之中,他实在无法按捺自己,最大限度地挺动腰身,迎合着对方灵活的脚腕,在靴底上肆意地磨蹭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咬住嘴唇,不泄漏出一丝难堪的呻吟。他今天已经够丢脸的了,在这盏台灯的照射下,在王天风的目光里,他所有的欲/望、所有的渴念,都纤毫毕现、无所遁形。

“别绷着了。”对方前倾身体,循循善诱、恰到好处,“说出来,叫出来,你想叫的名字。”

“老师……”他喘/息道,手腕挣动,手铐在椅子上磕碰的声响在寂静的室内异常清晰,“老师,我……”


梦境在此刻戛然而止。


明台猛然从床上坐起。窗外天色微亮,不久就该吹起床号了。

他不用掀开被子就知道自己此刻的状况,一时间又直挺挺地倒回床铺之间,才感觉到自己出了不少汗。

第一个念头是庆幸,那不是真的,第二个念头是懊丧,那竟然不是真的。

他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好笑,转过身面对墙里,三两下给自己解决。


下午例行集体训话时,明台几乎已经把昨夜那个梦忘了。王天风仍然一丝不苟地穿着军服,在阵列前踱步。明台稍微走了神,想了一下梦中他挽起衬衫袖子的样子。

就这么片刻走神,就听见王天风点他名了。“明台,出列。”

明台向前一步,答道:“是。”

“刚才我说到,在社交场合如何利用自身身体优势掩饰身份、获取情报。”王天风道,“明台,你在社交礼仪方面应该很有研究。你来说说,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明台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老师,实在不是我不想说。”他平视着他的老师,“可是,这要怎么说啊?”

“你到前面来,示范。”

明台只得走上前去,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没听说过夜间所梦成了真的道理。他这是走了运,还是撞了邪?

“当我是76号的情报员。”王天风转身面对他,面无表情,补充道,“女情报员。”

明台抿了抿嘴,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首先,我会邀请她跳舞。”

王天风配合地将手放入他掌心,明台握住了,上前一步,另一只胳膊抬起,手按上对方肩膀,看似十分规矩,他却感到自己手心都冒汗了。“跳舞的时候——”他顿了一顿,倾身向前,几乎贴着对方耳廓。“——这样邀请她,换个地方,上楼去谈。”

王天风挑起眉,很快往后一步,隔开了距离,脸上神情仍然严肃,仿佛明台刚才不曾有意无意地向他耳边吹气似的。“礼仪不错,但计划太过直接。队列解散,晚饭后分组练习。”


明台正欲走向食堂,就听背后王天风叫住了他:“你跟我来。”

明台跟着王天风一路走到他办公室。这一段短短路程走得他心猿意马,加之昨夜那一个旖旎的、没了下文的梦,叫他更加想入非非了。有时候,尽管理智告诉他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明家小少爷总是惯于自我安慰——想想又不犯罪。

一进入办公室,王天风回过身来,明台脸上立刻装出一派无辜的样子——实际上他本身就很无辜。

“刚才开小差了别以为我不知道。”王天风板着脸,“想什么呢?”

还能想什么?明台这样想着,嘴上却习惯性叫冤:“老师,我冤枉啊。”

“冤枉什么?你刚才所做的示范,就体现出你刚才根本没有认真听我讲的。”

“老师,色/诱这回事——”明台眨了眨眼睛,“我本身就不需要学啊,从来都是简单直接就见效。我有五位女朋友可以为我作证。”

王天风脸上神色更阴沉了些,负手而立。“那假如你的行动对象是一位男军官呢?”

明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那有于曼丽,用不着我。”

“假如于曼丽出了状况,不在现场呢?”

明台觉得他老师似乎是有意和他置气,只因为他刚才没听讲。他早就觉察了,老师的脾气反而比他这个小少爷还大些。他上前一步,直白地问:“您是叫我色/诱男性军官吗?”

王天风神色微动,稍显露出一丝尴尬来。不得不说,明台十分喜欢看他老师察觉到自己失去掌控时露出的失措表情,尽管只有一瞬。这让他感觉到他成天板着面孔的老师还是个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而不只是一把锋利的短刀,一部为战争开动的机器。“不要想得这么狭隘。任务中可能出现各种状况。”

“您做过这种任务吗?”明台问道,仿佛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而王天风看起来很想拿桌上的档案去抽他脸。“虽然我刚才走了一会儿神,但我记得您刚才并没讲到过这个。”

“我做没做过,和我考察你,是两回事。”王天风道,“口述你的方案。”

“是。”明台挺直身体,做出遵照命令的姿态来。“酒里下药,带回客房。”

假如王天风这会儿在喝茶,估计又要喷他一脸了。但他只是努力忍住了脸上绷不住的笑。“然后呢?”

“啊?”明台万万没想到,他老师竟然能对他天马行空的回答问出后续。他转了转眼珠,回答道:“然后,手绑在椅子扶手上,脚铐在椅子腿上。”

“然后?”

“在对方不能动的情形下,我怎样逼供都可以。”

“刑讯逼供?”

“不,那会暴露身份。”

“你都限制他的行为能力了,还不算暴露身份?”

“老师。”明台望着他,后者回望他,眼睛里之前的严厉松懈下来,变成惯常的那一点隐约的温柔。明台心中一动,没过脑子,脱口而出。“您难道不知道……这对于有些人来说,也是一种情趣吗?”

王天风挑起眉,这会儿倒完全看不出一点尴尬来。要么是他这会儿已经换上一层平静如水的面具,要么就是他完全不会为此而尴尬。无论是哪种,明台都觉得十分有意思。“容我提醒,你并不了解你的任务对象是否是你描述的‘有些人’。”

“我相信他会体会到的。”明台含糊地说道,“我会让他体会到。”


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一阵,王天风咳嗽了一声。“吃饭去吧。”

明台稍微流露出有些失望的神情,又压下去了。“是。”

他转过身,才走出两步,王天风又叫住了他:“明台。”

“老师。”

“晚饭后,你和我一组练习。”

明台发誓,他并没有觉得他的老师眼光中有别的暗示意味。


至于单独练习时,明家小少爷如何令他的老师彻底体会到什么叫做青出于蓝,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评论(34)
热度(268)
  1. Learn and live阡陌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