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伪装者】【台风】从别后

 给他们一个温柔的/有肉渣的HE。


维也纳的夜晚很安静,以至于门被推开的声音也无比清晰。一个人影闪进来,像过去几天里一样,沉默地坐在床前。对方呼吸很沉稳,除了看着他也没有什么动作。在黑暗中,仿佛一场无声对峙。

王天风觉得自己似乎应当采取行动了。

“明台。”他坐起身来,“这么多天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被叫到名字的人却没有被抓包的惊讶,只是站起身来:“您睡吧,晚安。”

“明台。”他提高了声音,后者停下脚步,他拍了拍身边的床铺,示意他过来坐。

他的学生犹豫了片刻,仍然顺从地走过去坐下了。

“想说什么,你都可以现在说。”王天风道,“我不怪你。”

“我没有想说什么。”明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王天风仍是直截了当的作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等了这么多天。”

明台反而抬起头,笑了一下。“那老师说说看,我想说什么?”

“你早就没把我当老师了。”王天风道,“从你得知我在这里的时候,你就想着要和我说……”他深吸了口气,续道,“……问我能不能接受你,不是只作为我的学生。”

明台眨了眨眼,脸上的神色仍然很平静,叫他看不透。王天风还从未看不透他过。这又一次真切地让他感到,明台已经不是九年前那个脸上一派天真、什么情绪都写在眼睛里的孩子了。“那您的答案是?”

王天风道:“我可以接受,只要这是你想要的。”

“这不是我想要的。”明台断然道,“看到您为了我妥协,这不是我想要的。”

王天风感觉一阵头疼,他原以为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顺理成章到他从未分析过这件事背后自己的心理、明台的心理。说到底,他的所有揣测,都还建立在他对九年前明台的了解上。此时被这样一问,倒也不知道应当如何解释了。“这不是妥协……”

明台却打断了他的话:“您这么做,是出自对我的亏欠吗?”

王天风哑然,一时之间万般情绪涌上喉头,竟然稍微哽住。他的手向前几寸,指尖与明台按在床铺上的手指交叠。

“傻孩子。”他叹息道。


我放弃跟lof做斗争了,一点都不肉好吗。放链接。

后文戳

评论(30)
热度(344)
  1. Learn and live阡陌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