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花开

我没文化
微博 http://weibo.com/u/2626409787/

【雷神3】【锤基】好运将至 keep your fingers crossed (下)


SY

有肉(渣)


9

他错怪洛基了,至少这次,他弟弟不是有意骗他。


洛基闭上眼睛后,身体逐渐褪去蓝色、也逐渐回温,等到他全身肤色几乎就是一个阿斯加德人时,他睁开了眼睛,绿色的眼珠转了转。“嗨,哥哥。”

“你这个小骗子!”索尔气愤地说,但是手上却去摸洛基的脸,确认他的确回来了。洛基拦他,索尔非要伸手,两个人都犟起来,在地板上过招打了起来。索尔不忍用上十足力气,最终被洛基抓住手腕,悬在半空,看起来十分尴尬。

四目相对,索尔忽然福至心灵,低下头贴住了对方嘴唇,触感是实打实的,就是有点凉意。洛基挣扎了一下,由他去了。


索尔泄愤似地亲了一阵,洛基一副懒得动也懒得配合的样子,直到索尔挫败地抬起头,却发现洛基嘴角一弯,竟然在笑。

从一千年的记忆里搜索,索尔也鲜少找出比这个时候笑得更心无芥蒂的弟弟。哪怕是诸神黄昏过后,洛基现身飞船时,也没有这样笑过。

洛基说:“没想到我英明神武的哥哥不会接吻。”

索尔瞪着他,洛基抿着嘴笑,一双绿眼睛闪闪发亮,生机勃勃。索尔忽然想亲亲他眼睛。

然而还未等索尔付诸实践,洛基已经勾下了他的脖子,亲身示范如何接吻——他弟弟的舌头就像一条蛇,不,他整个人都像一条蛇,柔顺地贴住他的身体,令他情不自禁去揽他腰肢,回过神来时,已经把手覆到他弟弟屁股上去了。

洛基凑上来,贴着他的耳朵,声音又轻又软。“你说得没错……我是会怀孕的。”


索尔得承认他从未这样想过洛基——好吧,对洛基幻化成的女人可能有过那么一丁点的妄想。但当洛基是他原本的形态时,索尔只当他是性情难测、恣意妄为的兄弟,有爱护亦有怜爱,更亲密一步的就没有了。

是以眼下到了这步,索尔反而不知如何是好,停顿的一秒,洛基已经说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索尔说:“你的伤——”

洛基说:“你自己看。”

索尔借着月光看去,那些血迹真的都消失了,掀起洛基盔甲,下面的皮肤也是一丝伤痕也无,光洁如玉。


这下索尔是真的生气了,就要起身,洛基要把他拉回来,他别着劲儿要起来,两人这么又打了一架。结果是洛基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气喘吁吁,还没说出一句得意的话,索尔双腿一绞,两人又交换位置,洛基在他身下笑着说:“你打得还不如我们八岁一起练武那时候。”

索尔只觉心头无名火起,旧仇新恨,千年来因为洛基所受的委屈,仿佛都要今天好好把账算一算。一时气急,对着洛基的下颌张口便咬。他狡猾的弟弟却仰起头,颇为快意地呻吟了一声。

索尔才知道,这正是洛基想要的。


“你不是想要这个吗?”索尔反而笑了,“我就给你想要的。”


虽然上千年来,索尔的性经验并不算丰富,但无论对哪个女人,至少也是温柔有度。但对洛基,他省略了前面所有的温存软语体贴照顾的部分——他甚至连洛基的衣物都没脱完,准备工作也是敷衍了事。进入时洛基疼得紧紧攥住他新长出没多久的、半长不短的头发,他也任由他去。

索尔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堕落至此,如此享受背德的快感——虽然身下人和他并无半点血缘,但此刻洛基却口口声声喊他哥哥,仿佛要他认清这畸形的事实,仿佛要他知道,即便他们是亲生兄弟,他仍然会这么想他,仍然会毫不羞耻地坦诚自己的欲望,并如此放浪地提醒他彼此的关系。

“是的,我想要这个。”洛基在他顶入的间隙喃喃说道,已全然失神。

洛基此时对他完全敞开,身体反应骗不了人,他很疼,也很享受这一切。被惩罚者享受他的粗暴,令索尔愈加生气,他能感到自己的指尖正在冒出电火花,耳边一片轰鸣,随后天际闪过一串闪电,雷声滚滚接踵而至。

索尔第一次高潮时,窗外大雨落下,而他仅存的完好眼睛一度不能视物。回过神来时,发现他在洛基的颈子上留下一个烧灼的痕迹,像是一道烫伤,但细看会发现那像是一道闪电的形状。


平复下来,索尔去亲了亲那个痕迹,又说:“小骗子。”

洛基含糊地回答:“唔。”听起来心情很好。

索尔还在他身体里,没有撤出的意思。洛基也随便他,反而收紧了双腿。

两人安静地听了一会儿窗外的雨声。

洛基说:“你知道,不退出来并不能增加受孕的几率。”

索尔笑了一声,那笑声在胸膛里就像一声闷闷的雷声。“我知道,弟弟。”他大大方方地使用兄弟之称,“但这很舒服。”

或许是索尔的错觉,但洛基的确在昏暗的室内脸红,令他一贯苍白的脸色更有活力了。洛基说:“你的眼泪没白掉,刚才,的确有一部分的我——霜巨人那部分的我,死去了。”

索尔仔细地凝视着他,半晌说:“那意味着你再也不能变蓝了。”

“意味着我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来保命了——如果黑暗精灵那样的事件再来一次,如果这次这样的事件再来一次,我就会真的死掉。”洛基说着这些话,语气平静地像是在讨论今晚的晚餐。

索尔抚摸他的头发,从后脑到后颈再到肩背,洛基因他的碰触轻微颤栗。“我会保护你。”

洛基说:“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索尔笑了,说:“我知道。”


这次的亲吻就显得熟门熟路多了,索尔的学习能力惊人,双手在洛基脆弱的腰腹一带流连,时不时释放出一丝微弱的闪电。洛基开始抱怨:“你真该学会控制你的能力。”

索尔毫无诚意地:“抱歉。” 


这一轮性爱走的是洛基平常最为讨厌的温情脉脉路数。哪怕是后半程,索尔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把他压到餐桌上从背后进入时,也十分体贴地搂着他的腰,防止他因为冲击力撞到桌子上。

索尔两只手在他胸口抚弄,拇指释出的轻微电流令洛基仰起头,却正中索尔下怀,咬住了他脖颈的凹陷地方。就像是一只猎物落入猎人的手掌心,洛基完全无法挣开,只能被动地承受席卷而至的高潮。


第三次他们终于到了床上,谢天谢地。洛基咬牙切齿地骑着他的哥哥,希望能令他最终筋疲力竭,但他失算了,索尔永无休止地向他索取,在他湿热的身体里一次又一次播下种子。洛基恼怒起来,想要逃脱,但索尔按住他,仅用一只手,这让洛基非常挫败。索尔另一只手在解汗湿的眼罩,把它丢开。不得不说这样他看起来颇为凶狠,但仅剩的那只眼睛却十分温柔。

“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年轻的神祇说,“你想为我诞下子嗣吗,弟弟?”

洛基浑身颤抖地迎来了不知道第多少次高潮。

他太累了,在昏过去之前只能感受到索尔轻轻亲吻他的眼皮。



10

他的确是哪儿也去不了了。


几个月后,在用魔法摆弄家里的瓶瓶罐罐让两个小娃娃喝热牛奶的时候,洛基发现了那个装着无色透明液体的试管。

“这什么?”他立刻转过身去问他的哥哥,他孩子的父亲。

忙着给孩子们搭游戏屋的索尔回过头看了一眼,很随意地回答:“哦,那个是吐真剂,班纳研究的成果。”

班纳,那个曾经暴揍过他们两个的绿色大家伙,在不暴走的时候坐飞机来看过他们,还送了很多早教书籍。

“你给我用过?”

“没有。”索尔说,“而且用多了容易有副作用,你可能再也说不了谎了。”

洛基挑起眉。“那不是正合你心意?”

索尔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材料。洛基抱臂倚靠着厨房流理台看着他。

索尔认真地说:“我觉得我可能还是更喜欢小骗子。”

洛基眨眨眼,又眨了眨眼。他讨厌自己仍然会因为索尔的一句话而脸红。

“你不用,又留在这儿干嘛?”

索尔冲着那两张婴儿床努努嘴:“省得两个小子长大了出去鬼混还骗我们。”

“你可真是未雨绸缪。”洛基往后靠,挡住索尔视线,绿光一闪,那管试剂变成了一管自来水,而真的试剂已经被他握在手心了。


索尔说:“哦,洛基。”

他哥哥不赞成地摇头,但却没命令他交出真的试剂,而是继续走开,琢磨那复杂的游戏屋怎么建去了。


晚上,孩子们睡下以后,洛基斜靠着浴室的门框,对里面刷牙的索尔说:“我拿那个是要还命运三女神的人情。”

索尔满口泡沫,含糊不清地问:“你向她们祈求什么了?”

洛基说:“像现在这样的好运。”

“这可不是你祈求来的,这也不是运气。”索尔说,漱口完毕,放下了牙刷,“这只是我爱你,弟弟。”

洛基望着他:“现在你真该过来给我个拥抱了。”

“阿斯加德人从不拥抱。”索尔说,走过来,亲吻他弟弟那善于诡辩的嘴唇,洛基向后退,索尔顺理成章地把人压进床铺深处。

索尔非常、非常无赖地说:“我还想要个女儿。”






Fin.


评论(15)
热度(293)

© 阡陌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